注册 手机端 下载知谷APP
用户反馈

全喂入行业,久富是颠覆者还是搅局者?

农机喷

传闻变为现实,全喂入行业久富入局!

8月28日,吴江区融媒体中心报道了苏州久富公司二期项目水稻联合收获机上线试生产的消息。过了两天,久富创始人徐正华的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久富水稻联合收获机发货的图片,并配了“民族品牌,世界品质!久富农机,富久天下!”的文字。

从其他渠道打探到的更具体的消息是,久富的全喂入命名为“久富1108”,喂入量6公斤,2.2米割台,匹配玉柴110马力涡轮增压发动机,配置90大变速箱和55液压无级变速器,标配宽幅接地履带500×90×56,最小离地间隙350。

其实久富要生产水稻联合收获机在坊间早有传闻,与很多吃瓜群众相比,笔者更接近事实的真相。

因为早在2019年,笔者就曾为久富地水稻机(试验机)联系了一家合作社搞样机试验,笔者和久富的技术人员一起连续几天到现场监测作业情况,因为是第一代试验机,现场的确出了些状况,不过产品整体表现不错。本来想着在2020年的全国会上久富的水稻联合收获机会正式亮相,但可能是机器不成熟,抑或别的什么原因,去年久富没有展出也没有推广。

至此久富生产水稻联合收获机的消息被坐实,时隔多年全喂入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终于有新鲜血液加入,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被浇了一勺,火势势必会更旺。

勇者逆流而上,强敌环伺久富勇气可嘉!

 

水稻联合收获机的行业的竞争强度仅次于拖拉机的行业。从国家农机购置补贴系统得知,2010年之后,全喂入行业的生产企业数量就从来没有低于50家,最高年份的2015年居然有83家,当年也创造了8.2万台的历史最高销量记录,最近的2020年也有54家生产企业。

拖拉机行业虽然有209家生产厂家,但是行业的规模是35万台左右,其中2020年还达到42.6万台的记录,平均到每家企业头上也有2000台的销量,多数企业能达到规模化生产效应,而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有54家企业,全行业销量约为5.5万台,平均到每家企业头上不到1000台,如果考虑到沃得、久富、雷沃三家加起来超过80%的份额,留给其他50家企业的只有区区1万台的市场空间,可见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小品牌生存之不易,新品牌进来之后将面临着更多的现实困难。

三座大山挡道,久富要出头实属不易!

勇者逆流而上,久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值得学习!但是如果想成为一个颠覆者悄袭成功的话,面临着重重困难,具体点讲,笔者认为久富将面临以下的难题。

一是进入时机并非最佳。张瑞敏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企业的成功只是踏准了时代的机遇和节拍,通俗讲,企业的成功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齐备。

在这里就分析一下天时。从行业大周期看,2000年之后 ,整个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开始整体处于增长区间,但在2016年开始行业到达高峰,之后就进入了下行期、盘整期,沃得、雷沃、星光、柳林、龙舟、中机南方等品牌就是在这个时期进入或成长起来的,发展的过程中沃得等脱颖而出,龙舟、星光、柳林等很多品牌掉队了。

所以在行业的下行周期和成熟期,久富进入,身处没有新机遇的存量竞争,要比在行业快速发展期面临更多的阻力和竞争压力。

 

二是直面三座大山。全喂入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集中度很高,这在仍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国内市场是比较罕见的,其中行业排名前3的沃得、久保田、雷沃占有80%的市场份额,虽然行业内仍有50多家竞争性品牌,但无疑该行业已经处于少数寡头垄断阶段。

所以久富不进入则罢,一旦进入就得直面沃得、久保田、雷沃这三座大山。

尤其是江苏沃得,该品牌蝉联全喂入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总冠军近10年时间,近几年占有率都在50%以上,不但在行业内瑶瑶领先,且在前三名中也将第二、第三远远抛在后面;第二名的久保田的水稻机更是出身于名门,且在插秧机上和久富有新仇旧恨,久富进入水稻机行业,势必引起久保田的警惕和强烈反应;前三的雷沃从潍柴进入之后迎来了新生,2021年在水稻机上攻势很猛,据说销量已经超过了久保田,正在向着沃得宝座前进。

所以,久富选择在这个时期进入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就不得不直面沃得、久保国、雷沃这三座大山,再加之今年沃得和雷沃的“双沃”之争打得热火朝天,“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久富在这个时间点上进来,也会面临更多的压力,对于新人来讲,要逆袭的确不容易。

三是资源制约。深入研究欧美、日韩、中国内地联合收获机公司,你就会发现凡在联合收获机领域取得市场优势或真正意义上成功的公司,无一例外都是有深度自制能力的,比如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科乐收、久保田、沃得等。

以上的公司发动机、传动系统、行走系统、液压系统、转向系统、制动系统,以及驾驶室总成等绝大多数是自制的,自制深度都会超过50%,沃得除了发动机、轴承、链条、胶带、履带、滤清器等是外协的之外,其他的部件几乎全部自制。

联合收获机是由收割台、脱粒系统(包括脱粒、分离、清粮装置),输送、转动、行走装置,粮厢和操纵机构等几部分组成,是一种比拖拉机、手扶插秧机复杂得多的农机产品,制造门槛也比拖拉机和手扶插秧机要高得多,如此复杂的结构,如果主要依靠外协件的话,一方面是管理难度非常大,另一方面是外协件质量很难保证,所以在国内外进入拖拉机行业的企业很多,且容易成功,而进入联合收获机的企业不多且不容易成功。

久富是一个以手扶插秧机起家的企业,拥有一定的自制能力,但应该主要是钣金件加工,水稻联合收获机发动机、传动系统、液压系统等核心部件需要全部或大量的外协,大量的外协件就对生产准备提出巨大的挑战,当然最大的问题就是外协件质量控制、匹配性及成本控制,如果这三方面处理不好的话,势必影响整机性能和终端售价,在当下,后入局者必须具备超高的性价比优势才能打开市场。

四是服务能力的制约。联合收获机类农机几乎全部属于强服务依赖型产品,雷沃在小麦机上的崛起,沃得在水稻机上的崛起,英虎在玉米机上的崛起,毫无疑问服务在其间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反过来说日本某品牌、国产某品牌在水稻机上的由盛转衰也是因为服务没有做好。

水稻联合收获机的服务主要是指在集中收割作业,尤其是跨区作业期间的服务,决定服务效果和满意度的主要指标有服务及时性、服务有效性。

服务有效性取决于配件充足率、维修方式、维修人员技能水平等。沃得近几年在水稻机服务上采取的是“以换代修”的模式,变速箱、车桥、液压件、转向器等复杂的总成直接换备用件,这样就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和快速恢复了机器的性能,解决了用户的问题再评判责任归属,沃得能这样做,是建立在强大的规模化产能的话语权上。

久富联合收获机面对主要竞争对手就是沃得,沃得还推出三包两年的服务承诺,这种服务模式,新入局者和实力弱小者很难模仿,也很难破解,久富必须找到另一种服务模式且要比对手干得更好。

解决行业痛点,迎合需求升级,久富或可后来者居上!

从前文可以看出来,久富入局水稻联合收获机,除了不占天时之外,还面临着与三座大山的直接竞争,且在自制能力上面临资源制约,服务能力上面临着能力的制约,久富要推翻三座大山难度不可想象,但是“长江后江推前浪”,后来者如果能找到正式的方法,后来者居上也不是不可能。

笔者认为久富至少有以下的机会点,这也是行业的痛点,能解决了行业的痛点的企业就是打击了竞争对手的软肋。

一是品质性能和价格上找到最佳结合点。

国产头部品牌之所以能战胜一些日系品牌,其中最重要的杀手锏就是价格优势,如在江西省补贴系统可查到沃得锐龙4LZ-5.0MAQ市场售价10.8万元,久保田4LZ-5D8市场售价17.53万元,4LZ-5C8市场售价16.7万元,久保田同级别的产品价格要比沃得贵50%~60%,这高出的空间就是国产品牌的生存空间和价格弹性空间。

国产品牌在价格上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在品质仍存在较大的差距,这种差距在二手机市场上能得到验证。

久富面对的既有沃得、雷沃这两个国产大品牌,也有久保田、洋马等日系强势品牌,久富的联合收获机要在品质性能和价格上找到最佳结合点:一是品质和价格都高于久保田和洋马;二是品质高于久保田和洋马,售价低于久保田和洋马,但高于沃得等国产品牌;三是品质高于久保田和洋马,售价低于沃得等国产品牌;四是品质在久保田、洋马和国产品牌之间,售价也处于两者之间;五是品质在久保田、洋马和国产品牌之间,售价低于沃得等国产品牌。

笔者认为最佳选项应该是第四项,如果久富的产品性能超越目前国产主要竞争品牌,且能达到或接近久保田洋马,但市场售价和沃得等持平或稍高,在此期间找到最佳结合点的,也就是找到企业在行业内的定位的话就能体现出独特的优势。

二是作业效率和作业质量上找到最佳平衡点。

水稻联合收获机的购买主体有两类,第一类是服务者(或经营者,主要有跨区作业机手、农机合作社、专业机手等),第二类是自用(种粮大户、合作社等),但水稻联合收获机作业的对象只有一类:种植户(种粮大户、散户、合作社、农业投资公司等)。

过去的若干年,生产企业主要讨好的是服务类用户。服务类用户购买收获机是用来搞经营挣钱的,所以最关心的是作业速度和效率,为了迎合其需求,国产品牌不断的迭代出效率更高的机器,比如从2.5公斤喂入量一直到2021年的7公斤、8公斤喂入量。

近几年随着喂入量和收获效率的不断提高,收获损失率却也是水涨船高,每每在新收割之后的麦田、稻田里,一场雨过后,长出的麦苗、水稻苗比种的还要多,居高不下的机损率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公害。

农业农村部也针对性地开发了调研工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性和行政性手段,在2021年9月份出台的《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将机收减损作为粮食生产机械化主要工作常抓不懈的通知》中明确地提出来:良好的收获机械装备质量和性能是减少机收损失的基础。引导生产企业技术进步和产品提档升级,严格把关,把不合格、不耐用、不适用的产品挡在政策支持范围之外,倒逼企业提升质量,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加快攻克薄弱环节技术,将损失监测、智能化技术融入收获机械产品提档升级中,进一步优化割台、脱粒、分离、清选能力,切实提升机收减损性能。

企业要从机手满意和种植户满意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如果久富的水稻联合收获机既能满足跨区作业机手对作业速度和效率的需求,让他们能挣到更多的钱,同时又能提高收获质量,收得干净损失率低的话,就能在目前的众多的机器中脱颖而出了。 

结语

总之,国产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又添一名新丁,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好事情,因为新的竞争者入局,或多或少的会促进现有的竞争对手的改变,但是国内水稻联合收获机行业已经有50多个品牌,新品牌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如果久富不想作为一个搅局者,而是想当一个颠覆者的话,虽然困难重得,但是如果能针对用户、行业的痛点和竞争对手的弱点,针对性地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的话,相信久富仍有后来者居上的机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谷网立场。
本文为分享行业信息所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久富 1
最新评论

了解

回复

发表 表情